「如果是以前,我怎幺敢这样对爷爷...」当了爸爸才明白,爱的

所属栏目:物流世界 2020-06-11 04:41:28 来源于:http://www.tyc7708.com

「如果是以前,我怎幺敢这样对爷爷...」当了爸爸才明白,爱的
图片来源:unsplash

朋友大宝的父亲过世了,在群组里写信告诉我们大家。突然发现这些朋友里,好像父亲都在这几年先后离世。

说来我父亲的葬礼,距今十多年了,算是早的,从三十七、八岁至今,似乎要花那幺长的时光,才将父殁这件事的徬徨、恐惧,真正安置进生命本然之春花秋实冬肃杀之运行体会。

其中一位大象君,他们家从前是做全台湾中学生制服的太子龙,童年家里超有钱。后来他父亲投入股市,把家族的资产全赔光,带他们母子从彰化跑到台北。

在他大学时,父母或因忧惧,先后在一年间离世。他说他这二十多年来,常梦到亡父,但父亲在梦中的形象非常衰败,浑身散发臭水沟味,且回来梦中的家,他们这些孩子都没人理他。

可能是他深深的潜意识,觉得自己后来的人生这幺辛苦,对父亲的怨怼始终不肯放下。直到前两年,他做了个梦,父亲在梦中的形象,又像他小时候记忆中的那个父亲,穿着皮革夹克、Levi’s 牛仔裤、皮靴,不折不扣的黑狗兄形象。

我说,那表示你最内心,对现在的这个自己,有点信心了,跟你爸和解了。

我记得我父亲的葬礼,其实他那辈的朋友多凋零了,葬礼显得很荒凉。反而是我母亲那边认识的慈济师姊来了一大堆,但我父亲根本不信佛教啊。

我记得那时,我大儿子才五岁,小儿子才三岁,小儿子因为先天性关节鬆脱,需要穿着一种铁支架箍住整条腿的矫正鞋。

葬礼上他跟我们在家属答谢席,我们一起跪下时,小儿子像条鱼整个趴在地下游。我们都很紧张,因为小孩不知这是个悲伤的场合,还在耍宝胡闹。

很怪,我对父亲的葬礼,就清楚记得这个画面。

说来我父亲自己是个孤儿,十四岁时,他父亲就过世了,使他吃了非常多的苦。

之后自己一个人跑来台湾,到四十岁娶我母亲,可能都活在一个律己极严、恐惧犯错、和职场上各种人的冲突遭遇中,都没有可以诉苦或寻找支援的亲人。

所以我整个童年、少年、青少年记忆的父亲,都非常严厉。我们犯了错,他会让我们跪在祖先牌位前,用木刀抽打,好像出了这个不肖子,是他对不起牌位上的祖先。

那可是虚渺不知其存在的一块小木牌啊。

我是到了长大才理解,我父亲根本不知道要怎幺当父亲啊。没有人告诉他该怎幺当个父亲,我们这些孩子是他的延伸,他对我们就像对自己一样严厉,甚至他可能把这种「必须吃苦,律己以严,待人以宽」的信念透过那些揍我的时刻,传到我的灵魂里。

但当我面对我的两个孩子时,这种奇幻的「父的火车轨道」— 我父亲之于我是这铁道的上一个站,而我的下一站是我的孩子─ 好像行驶上不那幺沿着直直的铁轨滚车轮了。

我有时在餐桌上说我的一些见解,会被两孩子抢白,我会说:「这要是以前,我哪敢这幺跟爷爷说话?」

孩子们都会说:「爸鼻,你不要又拿爷爷来压我们。」

可能父之殇终于被孩子们慢慢填补,我的父亲那辈,其实整个时代没有给予他们关于爱的款款摇曳的训练和教养。

也许他们是爱国,或是爱一个空洞不明的祖先,而且这想像出来的祖先,好像总带着严厉、期盼的眼
神,遥遥监看着疲惫辛苦求生存的他。

我感到我这些哥们在群组上说起父亲、亡逝的那个人,其实和我一样,父亲都是不会表达感情,对小孩极严。等他们长大后,和父亲其实都疏远、不常聊天。

我和两个孩子,从他们还小时就经常打打闹闹,我可能是他们心中的熊麻吉还甚过父亲的形象吧!

这其实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幸运,父亲的角色在那舞台灯光被调得柔和的家庭剧场中,得到了更多像是和小熊追打、不再那幺孤单的父亲,那种爱的学习。

【书籍资讯】
《也许你不是特别的孩子》

「如果是以前,我怎幺敢这样对爷爷...」当了爸爸才明白,爱的

出版日期:2019.07.25

相关文章